当前位置: 主页 > 皇冠比分网 > 正文

宜宾公交燃烧嫌疑人女友称其曾患有精神分裂--时政--人民网

来源:未知 时间:2014-05-16 07:28

  医护人员争分夺秒救人。张叙皖摄

  众人齐心抢救伤员。张叙皖摄

  13日凌晨,宜宾市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,称确认爆燃公交车系人为纵火造成,唯一的死者为纵火嫌疑人余跃海。

  下午5点,宜宾市政府新闻办再次发布通告称,5?12公交车燃烧事件中,宜宾市医院共收治伤员77人,伤者中最大的88岁。其中重危8人,重症4人,中度17人,轻伤48人。

  随下海潮选择停薪留职

  据调查,余跃海的户籍所在地为内江市市中区白马镇双河村。据多位村民称,村内居民多为陈姓和廖姓,外姓人甚少。经该村村委会一工作人员证实,余跃海确为双河村人,并曾在村内唯一的初中内江市第七初级中学担任老师。

  现年60岁的朱栋林还在内江市第七初级中学教书,关于余跃海的亲人,朱老师只知道其父母亲可能都已经去世,和前妻有一个20多岁的儿子早已外出务工。

  67岁的廖永湘早已从学校退休,在内江市第七初级中学任教时,他曾与余跃海“搭档”教过初中的各个年级,他教数学,余跃海教政治。他说,大概是九几年的时候,跟随“下海”热潮,余跃海选择了停薪留职外出经商。2004年,还是他帮包括余跃海在内的多名老师一起办理的辞职手续。

  内江市市中区教育局相关负责人介绍,2004年10月,教育部门清理学校外出人员前,余跃海办理了停薪留职。当时,教育部门要求外出人员返校,余跃海因不愿回校,便辞职离开了学校。

  据相关部门初步调查,余跃海系内江市市中区白马镇双河村人,生于1963年1月16日,1989年8月至2004年9月在内江市第七初级中学任教。

  昨天下午,市中区外宣办的工作人员称,“我们也是在他出事后开始调查他的情况,但他2004年离开内江后,也无亲属在双河村,其他情况不详。”

  女友称其曾在精神病院就医

  据了解,余跃海曾在十几年前就职于内江希望职业技术学校(现已与内江信息工程学校合并组建成内江市大千职业技术学校),从事招生就业和学生管理工作。内江希望职业技术学校校长刘志和回忆,“他跟前妻早就办了离婚手续,后来这个老婆姓郭。”

  另据该校相关负责人秦先生回忆,1997年底余跃海突然离开学校。“说他和一个女生好上了,女生的丈夫跑到学校来。”秦先生说,女生姓郭,时年二十四五岁,有丈夫和孩子,后来他们都与原配离婚,这件事闹得沸沸扬扬,学校还为此召开过相关座谈会。没多久,郭某和余跃海就先后离开了学校。

  昨天,有媒体联系到余跃海伴侣郭某,她说,余患有精神分裂,曾在宜宾康复医院(精神病院)看病,也一直在家吃药,并称公安机关也有其相关记录,“他在宜宾早就是风云人物了”。郭某还称,“就算他十恶不赦,但他毕竟……谁也不愿意发生这种事,我也很悲痛。”郭某表示,自己和余跃海并未结过婚,“有什么我都全部告诉警方了。请不要再问我有关他的任何信息。”

  据了解,余跃海确实曾于去年10月在该医院就诊。

  三四年前回过内江旧校

  67岁的廖心明负责给内江市第七初级中学守夜,最后一次见余跃海是在三四年前。他回忆,当时余跃海着装斯文,性格没变,还是多热情,和在学校时没什么区别,只是身体有些发福。“我刚开始还没认出他,是他主动给我打招呼,还递给我一支烟。”

  余跃海向廖心明询问了学校老师的近况,还说他在宜宾工作,听说后来还在宜宾再婚生了娃娃,常住宜宾,很少回内江。“不晓得他到底在做啥子生意,但应该是找了点钱。”

  只差一字内江七中躺枪

  内江七中位于内江市市中区梅家山,和市中区白马镇的内江七初中是两所不同的学校,可就是这一字之差,让不少人误以为余跃海曾在内江七中任教。

  李立(化名)是内江七中保卫科工作人员,他说,“9点半,城西派出所3位警官也来了,拿了余跃海的身份证信息,问我们是不是学校保卫科的人。”看到余跃海的身份证上显示的是白马镇,他向警官提出,人可能是内江七初中的。“偶尔有内江七初中的信件、花名册寄到我们这,一年有两三回。”

  □事件讲述

  小学生目睹男子点火

  在武庙街小学读五年级的张华(化名)放学回家,他和3名同学站在车后门的过道上,在南门桥站,张华看见一位中年男子从后门上车,车驶离站台不到两分钟,车内出现刺鼻气味和浓烟,车内变得惊慌混乱。张华和伙伴们从车窗跳出逃生。

  “他就挨着我站着,离我很近。”在中山街小学读五年级的陈浩(化名)称,中年男子持粉红色布口袋上车,站在车门附近,不久从袋中拿出一个白色塑料瓶,拧开瓶盖,将瓶内液体倒在自己脚下,随后从衣服口袋中摸出打火机将布口袋点燃,“他和我们的脚就着起来了”。后门被打开后,陈浩逃脱。在事故中,陈浩头部和四肢多处被烧伤。站在陈浩左手边的余果(化名)也目睹这一过程,她手臂和双脚被严重烧伤。

  车内录像资料公布

  另外,第一现场的完整影像资料被保存在车头监控仪中。根据官方提供的消息,通过查看监控录像,事发前一持袋中年男子在南门桥站上车后不久,突然点燃了放在公交车门附近的不明物体,起火后,司机提起灭火器灭火,随后用安全锤敲碎玻璃,组织乘客逃生。

  车上起火冒出浓烟,相当多的居民看到了14路公交车的异常情况,有的惊呆了,有的跑过来,有的快步跑远。目击者朱云华说,当时以为是焚烧垃圾而已,好奇带着3岁孙子跑过去看,“太吓人了,大人小孩一个个被救出,但身上大大小小的都被烧伤,我捂着孙子的眼,不敢让他看!”

  朱云华说,前晚自己根本不敢睡,满脑子都是烧伤的乘客,“还有后车门处被烧得面目全非的人,他们说,他就是纵火嫌犯。”

  朱家银说,自己是发现公交车爆燃的第一人。“当时我正超车,行到车中部时,突然听到里面的爆燃声和救命声。”朱家银大喊“停车”,顺势将骑的电动车放倒,狂奔过去救人。这时一男子拿着锤子将车中左侧车窗敲碎,一名3岁小孩被母亲抱出,小孩死劲搂着母亲的脖子,朱家银立即上前抱出小孩,随后他又从这条通道中成功救出5人。在公交车另一侧,刚好路过的李新也正和朋友救援,“车内浓烟滚滚,前门紧闭着,我和朋友赶紧扒门。”

  巡逻的交警发现浓烟后,立即通知在南门桥桥北站岗的警员,罗克华和吴海峰两名交警接到指示后赶往200米外的事发现场。南门桥是宜宾重要的交通干线,相隔金沙江,北侧是老城区,另一侧是南岸。事发后约10分钟,正处于下班高峰期,堵成一锅粥。吴海峰指挥交通,并向来往的汽车司机求救,罗克华则参与救援,在其将第7名乘客运出后,自己因吸入过多浓烟,呼吸不畅晕倒。

  当事公交司机深感不安

  朱家银所说拿锤子敲窗户的男子,后来被证实是司机肖坤明。在听到“着火了”的呼喊后,肖坤明立即刹车拿着灭火器奔到车尾灭火,随后用安全锤敲窗救人。在救援过程中,肖坤明头部和手臂等多处受伤。

  昨天中午前,肖坤明一直未进食,在这次事故中,77人被烧伤,公交车烧毁,这对于有着20多年驾龄的老司机来说,无疑是一场打击。“从翠平天桥到三中这段路,我已经反复走了两年多,运送了数不清的乘客,让这么多人受伤,我真的无法自安!”肖坤明对京华时报记者说。

  京华时报皇冠走地记者王莉霞